萌比大魔王-今天嫖周了吗

【全职】见家长

小仙子们我来啦!!!嗷呜!!!

今天老师给了我个小红花,特别开心【你走】

这么蠢的梗,肯定来源于生活啊,应该不会有下的

ooc私设严重




【叶黄——铁打的第一个】

当时叶修正在推boss,不然你以为他能在干嘛,正好在水深火热的时候,旁边的其他公会其实都虎视眈眈。

黄少天特别气愤的走了过来,他特别痛恨叶修这种抢他们家boss的行为,说好告白的时候你看这些boss都是我们爱情的结晶的呢,屁,单亲家庭吧。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他的演讲。

等到叶修boss推完了,转过身拿下耳机,一脸疑惑的看着满脸通红还喘气的黄少天:“剑圣大大来一发?”

“去你妹的不要脸啊叶修!!!pkpkpk我跟你说我妈这礼拜六让我回家一趟还说什么你也要去对了你刚才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叶修吓得把卡一拔,然后懵逼的说:“少天啊,你刚才说什么?”

“老叶明天我就去耳科挂号,你还年轻,咱家就靠你打游戏挣钱了。”

“……等下,你妈要见我啊?”

“嗯。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叶修其实有点方,讲真,他长那么大也没怵过谁,自己家的老爷子都拧不过他,大不了玩人间蒸发,但那是黄少天的爸妈啊,是比记录比冠军更重要的啊。

“别啊,还不急。”

“不急?叶修我最后讲一遍,我是真心诚意的想和你在一起,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啊你都没见过我爸妈,每次都逃,战略性撤退,哼,你以为你瞒得住吗?”

“……好。”叶修彻底愁眉苦脸,苦逼兮兮的跑外面抽烟去了。然后打开手机搜索——《如何和女朋友的爸爸妈妈友好相处》

叶修执意要给黄少天的爸爸妈妈带特产,笑话,攻略上就是这么写的好吗,说什么礼物能激发对方父母的好感。科科。

叶修那么不爱逛街的人,拖着苏沐橙逛了一天。买了一堆东西,最后上飞机了还在和黄少天争。

类似于我们给你外公外婆带了四样给你爸妈只带了三样会不会不好啊,我们去再买一样吧。

叶修一脸生无可恋。

黄少天取下眼罩大喊一声:“你闭嘴!你就是第四样礼物!”

“……”

叶修突然的就笑了,凑过去蜻蜓点水的亲了下。

“那哪能呢,我是给你的礼物,又不给你爸妈。”

然后顺手拿过黄少天手里的眼罩,戴上,心安理得的睡觉了。

黄少心里苦啊。

黄少天敲门的时候,叶修拼命给自己洗脑说那是野图boss那不是黄少天爸妈,不是不是。

一个女人开了门。

黄少天叫了声:“妈我回来啦!”

叶修一边伸出手一边顺口跟了句:“血枪手阿姨你好。”

黄母觉得,和儿子回来的这小伙子脑子可别有点问题吧。

黄母是个喜欢唠叨的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基本上把黄少天的黑历史全说遍了,叶修跟着黄母去厨房拿饮料的时候,瞟到了冰箱上的冰箱贴,早些年一叶之秋的周边,现在估计买不到了。

黄母看着叶修笑了笑:“我儿子特别喜欢这个什么一叶之秋的,当时人退役的时候他还难过了好久呢。我们老啦,陪不了他多久了,他有个信仰也好,不会轻易放弃。不过后来,好像那个人还是回来打比赛了啊,挺好。”

“……对啊。”叶修点点头,接过黄母递过来的饮料。

“你是少天的好朋友吧?”

叶修想了想,很郑重的说:“阿姨,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是少天的男朋友,我们在一起了。”

很奇怪,黄母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

她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和叶修一起去客厅,把饮料摆正后,抽了张红的递给黄少天,让他出去买包烟。

黄少天虽然一脸抱怨,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了。

黄父也是个开朗的人,他晃了晃手里的烟盒。

“抽吗?”

叶修拿起一根,凑近点火,吸了一口。

“抽烟,好!就喜欢抽烟的。我们家少天从小宠到大,他有点小任性,这是我们打他小时候就知道的。”

“我们不是思想很前卫的人,但是我们支持儿子的决定,他已经长大了。我不是不让你们相处,我只是担心你们。”

“我也知道,你们这行,靠的是青春,你也老大不小了,少天吧,也过不了几年了。总要有个吃饭的依靠。”

没有人说话。

叶修掐灭了手里的烟,很突兀的开口。

“叔叔阿姨,我懂你们的意思,但是你们放心,我既然决定和少天在一起,就愿意养他一辈子,我可以当网管通宵,我可以去当技术指导。”

“我可以为了他做一切我不喜欢做的事。因为是他。”

“谢谢你们,养了那么优秀的一个儿子。”

“对不起,我拱了你们家的白菜。”

他望着窗外拖着一双人字拖的少年,觉得他真的对不起面前这一对夫妻。他要对黄少天好一辈子,认真的。

黄少天回来的时候,隐隐约约的感觉气氛不对,又说不出来。

后来他问起叶修这件事。

叶修只是笑笑,吐一个绵长的烟圈。

“这是男人间的谈话。”



【喻王】

喻文州正在做饭的时候,王杰希走到他身边倒了杯水,然后含糊不清的说了句:“下礼拜回家见我爸妈。”

喻文州手一抖,倒了半罐老干妈下去。

他擦干净了手,拉着王杰希到客厅坐下,斟酌了半天,带着一如既往的和善微笑。

“杰西啊,我觉得这是个大事。”

“嗯。”王杰希发扬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精神开小差。

“你说咱爸咱妈要见我啊。”

“喻文州你可别得寸进尺,什么咱爸咱妈,那是我爸我妈。”

“好吧,你说我爸我妈为什么……”

“心脏。”

“我怕我一不小心透露了什么。”

王杰希冷笑一声,高冷的开口:“你不是战术大师吗,你不主动说,会说漏嘴?就算说漏了,我爸我妈那边打过招呼了。”

喻文州乖乖闭嘴,然后特别悲伤的发现他的红烧鱼焦了。

北京你们知道的,挺挤。

喻文州和王杰希硬生生堵车堵了两个小时,到的时候,王杰希他妈一脸不高兴的对喻文州说:“你迟到了,不守时。”

“妈,北京那路况您又不是不知道。干嘛让人家搁门口站着啊。”

喻不紧张文州告诉他自己他一点都没在紧张。

王杰希拉着喻文州进屋,完全忽视他妈在背后吹胡子瞪眼,大唱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妈妈真的很受伤。

王爸倒是客气的很,客套的寒暄了几句后,请喻文州去书房小坐。本来只有他们两个人。

后来王妈不停利用送点心送水果送茶送盘子收盘子等一系列的理由进屋,然后就变成了三个人。王杰希倒一直没出现,估计搁房间里打游戏去了。

王妈看着喻文州,满脸就是你这个小婊砸抢了我儿砸。然后开始可怜巴巴的抹眼泪:“我儿子以前很听我话的,可懂事了,他为了你和我吵架都是因为你啊!”

王爸特别生气的吼了句:“你干嘛啊!哭什么呢!出去!”王妈瞪了他一眼,在旁边拿着纸巾小声的啜泣。

王爸语重心长的说:“小喻啊,我知道你们两个在一起很开心,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可能是因为年轻激情才碰撞出来的火花呢?”

“绝对不是,我愿意一辈子陪着他,直到白发苍苍,我已经习惯拥有他,习惯和他一起抵足而眠,和他在一起我从来不后悔。”

王妈擦了把眼泪:“我儿子那么懂事,他为了你和我吵架,为了你甚至给我下跪给我说妈我对不起你,你看他,多难受啊,求求你放过他吧,求求你。”王妈一直在重复这句话,眼泪一直没停过。

喻文州有点不忍心。

“你别闹。两情相悦多好啊,咱们当初不也这么过来的?”

“当初咱们父母不也反对。”

“我们被赶出家门。饥寒交迫。”

“你还一直跟着我,说着要一辈子的傻话。”

“杰西是我们最珍贵的,你那么疼他,怎么舍得他像我们当初一样艰难?”

王爸就那么看着王妈,然后郑重的盯着喻文州。

“放心,叔叔。我也不舍得让他难过。”

门外那人擦了擦已经湿润的双眼,他已经很久没哭过了。他以为他已经强大到足以支撑起一切了。他甚至一个人支撑着微草向前飞。

好可惜,败在了喻文州身上。


【周翔】

周泽楷躺在沙发上刷微博,孙翔脚搁在茶几上玩平板,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句下礼拜一陪我回家见爸妈。吓的周泽楷一松手,手机砸在了脸上。

“怎么了?”

“干嘛啊你不愿意去?”

“不是……”

“我们家乔迁,不是要请一堆亲朋好友的嘛,我妈叫你过去撑面子。你在我的描述中那么神,她总要亲自验验货。”

周泽楷有点惶恐,他一脸担忧的问孙翔家里有多少亲戚。

孙翔掰着手指头算了五分钟,然后丧气的说算了数不清。

周泽楷更惶恐了。

颜王周……不是枪王周泽楷嘛,往那里一站,就吸粉无数了好吗。

孙翔爸妈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开明的,他们心里,孩子这个决定代表着孩子长大了,既然孩子长大了,就不该过多的参与孩子的私生活了。

更何况周泽楷有颜有料有实力,更重要的是,从孙翔描述的点点滴滴中,可以看出这个男人的满腔深情。

孙妈不是没谈过恋爱,她懂那种感受。

孙翔当初在嘉世的那段时间,天天愁眉苦脸,她看了多心疼啊,后来去了轮回,开始每天开心的把队长挂嘴边。孙妈看了下周泽楷的照片,发现有点印象,麦当劳外面贴着的那小哥嘛。于是她和麻将搭子一传百百传千,成功为周泽楷俘获了一帮亲妈粉。

这次想见见周泽楷,主要也是为了挑明态度。

谁知道小伙子一来就被姑娘们围住了,一个个星星眼的枪王求嫁。孙翔看了生气,赶走他二表妹放在周泽楷身上的手删掉了大姑姑的小女儿的手机里周泽楷对她笑的照片删除了五舅妈的小姨子手机里周泽楷的微信然后一脸深沉的走向了三舅子的小姨子,结果那姑娘直接叫出来:“我站周翔!”成功保存了一堆私照。

孙妈那边也挺忙啊。好多人给她儿子介绍对象。她像模像样的瞅了两眼照片,摇头说不成不成。

有和她关系好的老姐妹一脸不开心的咋我侄女配不上你儿子啊。我侄女公务员呢你儿子不过是个吃青春饭打游戏的。

孙妈深沉的指了指女生堆里的周泽楷说:“看见没,那我儿子男朋友,轮回队长周泽楷,枪王听说过没,你过去看一眼,你说我嫌不嫌弃你那个头上两颗黑头的侄女。”

那老姐妹走过去垫着脚一瞅。

“姐们,我服。”



【刘卢】

刘小别最近听说各种前辈见家长的事例,吸取了一大堆的经验,就美滋滋的等着卢瀚文来说小别前辈我妈说她想看看你啦。

结果卢瀚文是来了,小朋友笑的一脸人畜无害。

“小别前辈,我妈……”

“好好好我去!”

“太好了小别前辈你最好啦!我妈都不肯去见我老师你愿意帮我去啊,这样去就不用冒着风险去找队长了!”

刘小别:我能怎么办?我绝望的和日了只猪一样。

卢瀚文学校里,蓝雨粉特别多,基本上每间教室的logo都是蓝雨logo变化来的。

刘小别见到传说中的语文老师有点忐忑,毕竟他当年文理选理而且语文从来只到平均线。

结果那个二十六七岁的姑娘不顾踩着高跟鞋飞奔过来,简直喜极而泣。

“大眼爸爸看我在蓝雨卧底那么辛苦,组织总算要带我回去了吗!”

老……老师……你冷静……

“好了说正经事,您是卢瀚文同学的家长吗?”

“是……是的。”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另外他两天没做语文作业,五篇作文除了我最喜欢的人写到爆字数了以外其他全是三行情书。注意点哦,卢瀚文家长。”

刘小别:哈哈哈,老师你真调皮。








我是个废人了…杭州好热啊。

我们还有许多个属于杭州的夏天


评论(22)
热度(738)